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365bet备用


每日新鲜事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了解互联网的新鲜事儿

回家过年味更浓

作者:采集侠┆ 时间:2018-08-11 16:57 ┆点击:
    □ 王海燕
    “小孩盼过年,大人望插田。”小时候,年味浓得像蜂蜜,搅不动,化不开。一进入冬天,我和弟弟妹妹就开始掰着手指头数着,念叨着,翘首期待着年的到来。
    三十多年前,年对于我们来说,不仅是感官上、味觉上的享受,更有精神上的愉悦和满足。每当这个时候,父母会尽其所能,为我们准备平日里难得吃到的东西,为我们置办新衣。偶尔,父母还会参与一下我们的小游戏,家中充满了欢快的节日气氛。
    除夕那天,母亲会早早地提醒我们:“大年初一是庄稼人新一年的开端,不许吵嘴,不许骂人,要互相忍让。这一天高兴了,一年都会顺顺利利、开开心心。”因此,大年初一我们可以肆无忌惮地疯玩,即使过了饭点也不会受到责备。虽然那时候物资相对匮乏,最好吃的那种“大白兔”奶糖只能在梦中尝到,“丰盛”的年夜饭也不过是在菜里多加了几块肉,让人兴奋的压岁钱最多也就是一块两块,但我们却在简单的幸福中感受到平日无法找到的快乐,品尝到一种甜蜜的味道!
    长大后,我走出那个小村庄,第一次离家远行,到省城求学。为了来年的一次考试,也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寒假我没有急着回家,而是找到了一份家教工作。白天我和孩子在题海中“共舞”,晚上一个人在冷清清的学校宿舍里复习厚厚的书本。
    除夕的下午,飘起了雪花。我在人头攒动的汽车站排了近三个小时的队,买到了一张回家的车票。双手紧握这张车票,孤独地走在候车大厅,脑海里闪过以前一家五口人团团圆圆过除夕的温馨画面。记忆的闸门一开,我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泪夺眶而出……那一次,我感觉回家的路特别漫长。汽车到达镇上的时候,天色已暗下来,地上积了厚厚的一层雪。那个时候村镇之间没有公交车,而那天已经是除夕,想搭村民的顺风车也不太可能。
    我在雪地里不顾一切地迈开腿向家的方向走去,走累了,停下来喘口气,然后继续……四公里的路程被我深一脚浅一脚地丈量了近两个小时。到村口时,已经是晚上八点了。远远地看到弟弟妹妹缩着脖子,在熟悉的巷口等候,我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回到家,父亲把亲手粘好的大红灯笼拿出来。全家人一同将它挂起来,寓意来年全家齐心协力,日子红红火火、步步高升。回到屋里,母亲拿出很大一床棉被放在床上,一句“冻坏了吧,今晚守岁时好好暖暖”,再次让我红了眼眶。我突然意识到,年的味道,对于离家在外的学子来说,就是亲人的相聚和温暖的问候。只要和家人在一起,哪怕只是吃几个母亲炒的简单小菜,只是在寒冬里和母亲躺在暖和的被窝里唠唠家常,也是幸福的。
    成家生子之后,每到年前事情会多起来。已过而立之年的我和爱人平时都忙于工作,很少回我的老家看看父母,而且北方传统习俗,媳妇过年要和公公婆婆一起过。细算起来,我没有和父母一起过年,已经有十多年了。那天,照例给父母打电话问候。即将挂上电话的时候,母亲叹了一口气:“唉,今年过年你们姐弟要是都在,这个年就有味儿了。”
    年的味道。当我再一次品味这个词时,心里酸酸的、涩涩的。母亲说的没有年味儿,到底没有的是什么呢?是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一边包着水饺,一边闲话家常,是能够弥补老人孤寂心灵的那份亲情。当我拥着儿子满怀憧憬地走进新年的时候,却忽略了白发苍苍的父母,忽略了他们心中的期盼。他们所要的不过是在新年开启的时刻也能享受儿孙满堂的那份简单幸福!
    于是,我再次拨通电话:“爸,妈,今年过年我们一大家子一起过!”话音未落,不争气的泪水已悄然滑落。
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联系编辑(QQ 35179178)。
标签: 年味 回家 更浓